必赢的网址登录 > 必赢 > 它们不仅仅融入了Tencent的产品开采观念中,需求

原标题:它们不仅仅融入了Tencent的产品开采观念中,需求

浏览次数:133 时间:2019-10-01

现在要是说到冲浪这个词,人们一般是想到冲浪运动本身。不过,也许还有不少老程序员们还记得,世纪之交那段时间,冲浪这个词还有另外一个特别的涵义:上网。起因大概要从浏览器说起,反正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怎么就把explore这个词翻译来翻译去就翻译成了冲浪了。不过那时候,上网冲浪确实是个非常时髦的说法。曾经新闻联播都专门用了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这个新兴的术语,解释的角度基本和我现在说的角度是一样的。

关于“电脑的旅程”只是前传,在回顾自己截至到现在的上网生涯时,想到了那台陪伴我们重要时光的电脑。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三篇。而真正想表达的,是关于网络的话题。

图片 1

其实那个时候,不仅仅有冲浪这个时髦词汇,像斑竹、板斧、ICQ、:)、:P这些东西也都是相当流行的。不过流行的东西毕竟大多都是昙花一现的,热度慢慢就退了,知道的人也就不多了。所以现在有时候我敲个:),还得跟人解释半天。现在拿出这几个词也算得上一个筛选器了,新老程序员倒是可以很清楚的区分出来。

自认为,我并不是非常早的那一批网民。甚至我的某位舍友,上网都比我早。并且早早坠入了网瘾的陷阱,那会儿还不到98年。让他上瘾的是一款网络游戏,名字已不可知,当时的网络游戏是以社区的形式存在,通过文字或指令来和网友或剧本中的角色形成互动,这类游戏通称为MUD。百度百科中是这样说的:狭义的Mud是指黑底绿字基于telnet的用ZMud做客户端去玩的那一种LPMud。黑底绿字、telnet和ZMud,就是这类游戏呈现出来的要素。没有现在网游中炫目的图片、CG、各种宝物,即便如此,我的舍友深陷其中,在梦话里都会说“别让孙悟空从花果山离开”。他后来挂科太多,没有获得学位证。

近日读完了《腾讯传》,该书是吴晓波老师耗费5年时间,走访腾讯内外部60多位管理者,进行数百人次的访谈而最终写成。其中,既有大规模的“田野调查”,也不乏现场场景的目击记录。对于想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前世今生的读者,不失为一本不容错过的读物。

我第一次上网,应该算97到98年那会了。之前学了一两年的电脑,基本上都是在DOS环境、学习单机的操作、编程。联网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听说是听说过,但是也算是受限于客观条件,整个城市里面都没有几个能上网的地方,就算是有也不是能给我们蹭到的,所以就一直没能如愿。不过说回来,没有经历过,自然也就没有期望,当时我的感觉是电脑已经很强大了,根本想象不出上不上网有什么特别的差别。因此,上网这个事情,在没接触过网络的时候,不像当初对电脑的期待那样强烈,我几乎没有过什么要去尝试一下的冲动。所以说“如愿”,这个说法应该不准确。

另外一个证明自己并非最早一批网民的例证,是我的QQ号。当时注册后,已经是7位5259397,ID为大大虫。这个号后来因为密码的问题,被我弄丢了。但是,这么多年了也并没有被腾讯收回,介绍中依旧是我当年留下的信息。曾经一度想从某宝上找个黑客,把这个号弄回来。后来又觉得,弄回来又能怎样,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有时候,我会在夜深人静无聊时,在QQ上找寻5259397,看看有没有新的主人,至今没有任何变化,这个号码和ID,似乎正在逐渐的成为化石。

读第一遍时,我是从看一部商业史的视角解读的。但是读完发现,光了解马化腾其人,其事,其言,其行,抑或腾讯是如何从一家开发软件的公司,迅速成长为今日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行业巨兽的过程,是远远不够的。往更深一层说,是低估了本书在商业实操方面给予的启发。

在没有网络之前,准确的说,没有接入到公网之前,实际上小型的局域网我们是经常接触的。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的局域网不是用双绞线、水晶头连接的机器。那时候普遍流行的是NetWare公司的无盘工作站的网络,机器之间用同轴电缆连在一起。一般一台主机配置要高点,选个486,剩下的就是一堆286、386,而且没有硬盘、软驱什么的。需要启动电脑了,首先得从主机上获得操作系统的镜像,虚拟出启动分区和操作系统来。当然这都是自动的,我们用起来,除了要用账号密码登录外,其它和在普通的DOS上没区别。这一套模式,现在也还是流行的,在各个网吧里面,也有不少采用这种无盘工作站的方案,只是原来的DOS变成了Windows而已,也不用NetWare的东西改用开源的集群方案了。我大学刚毕业那会,还研究了架设Linux无盘集群的一些办法。总的来说用这种方式管理机房,确实是个好办法。

当QQ的前身OICQ出现时(OICQ复制于国外的ICQ,腾讯从初始就打上了“一直在复制,从未被超越”的标签),很多城市已经有了网吧。我们学校附近第一个网吧开张时,一个小时8元,前台会有一本表格,记录下每个人到来和离开的时间。刚开始,并没有多少人去上网。因为大家不知道,上网能干些啥。

既然如此,我试着换个视角再次解读。与前次不同,这一次是选择站在战略的高度,从“马化腾的七种武器”出发,从每一起重要的历史事件背后,读出其指导原则;从每一场与竞争对手的遭遇战中,找到其所依托的方法论;从每一次组织架构调整中,找到其放眼未来的全局观。

这样的小局域网里面,其实通讯、互联这些东西,实在是没啥玩头,对于当时我们这一群小屁孩来说。也就是需要启动、登录的时候,对我们来说这个网络是存在的。其它情况下,有网没网真没什么区别。不过情况到了我上高中的时候,稍微有些改变。当时编程能力也算是有所提高了,我记得清楚的有这么两件事情,足以证明对于熊孩子来说,给他个破纸片,也能嗨上半天。

这七件武器,正如中国古代的冷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一样,并无孰优孰劣之分,只看适用的场合和使用的人。它们不但融入了腾讯的产品开发理念中,更被提炼成为了一种商业智慧。

这两件事情都有个引子:我们这些家伙当时参加奥赛培训,相互之间经常要交流一下各自的程序,但是机器之间又没有软盘、软驱,也没有现在的QQ之类的东西,更别说U盘了(那时候我们根本就没听说过USB这东西,机器上也没有这种插孔)。所以老师帮我们开了个几个账号之间的共享文件夹。每个账号都可以在里面写文件、读文件。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们的坏水就慢慢从这里流淌开来了。

今天,就从其中的一件说起——试错迭代策略

首先,还不是什么坏事。我当时在想,既然跟别人吹牛说我会计算机,多少得找个机会现一把眼。所以花了不少时间写了一个联机的围棋棋盘、国际象棋游戏出来。当时没学什么协议栈的概念,更没有什么主从机、服务器客户端的概念,就是一个简单办法,开两个程序,都跑共享文件夹去访问同一文件,利用共享的那个文件来进行通讯。倒是给弄出来了。结果一到小组活动,或者微机课的时候,我就撺掇几个同学给我当肉鸡,来玩这个。虽然游戏很简单,连规则、自动判定都没有,不过他们倒是玩的乐此不疲。结果有会给老师逮到,问他们这个谁给他们弄的,结果几个叛徒第一时间就招了,还在那幸灾乐祸的等着看我挨收拾。不过老师还是深明大义,说他们几个玩的该挨训,说我写这个程序的值得表扬,当时把我乐得。

我是2000年上的大学,那时正逢网吧兴起。与其说是网吧,不如说是游戏吧更来得贴切,因为那时真正玩Internet的没多少人。扎进网吧的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男生,他们是为了玩一些即时战略类的局域网游戏,譬如《红色警戒》。当时网吧的收费模式,如果是纯玩游戏1小时3元,如果纯上网1小时候5元,到点自动断网。自从有了网吧,去街边游戏机房的人群就被分流了。

不过之后就有点出格了。有一回我们发现,看机房那个年轻老师在偷偷玩游戏,这个可不是自己写来的什么小游戏,是超级玛丽,还有个刺杀希特勒。这两个游戏都是挺经典的,具体怎么个经典法改天再说,反正关键点是我们知道了这个机房里面某个地方有游戏!这会我们的肾上腺素算是完全激发了,天天在琢磨怎么搞到那两个游戏。然后一天我灯泡一亮,想到办法了。怎么弄呢,不是我们有个共享文件夹吗,就利用它!弄一个模仿NetWare登录的程序,把提示行、输入提示、输出提示全给他弄个一模一样的,然后不管输入什么,都给他提示个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再下来才给他打开真正的那个登录程序。谁都会有敲错密码的时候,所以偶尔碰到个密码错误的提示也都不会在意。结果呢,在我们自己写的程序上输入的用户名、密码,早都给我们保存到一个藏好的文件里面去了。我把这方法跟胖墩和小房子一说,都觉得靠谱,于是立马就弄。两下就搞好了,然后把程序考到共享文件夹里面、再把当前路径切过去。接着把其它电脑都给关掉,就剩这个电脑开着,这里还用了点心理学的诡计。想想哪个人都会犯懒,看到开着的机器自然就会来用这个,绝不会专门去开别的机器。然后找个巨会演戏的跑去跟老师说忘了密码了,然后老师过来用他的超级用户一登录就中招了。从此超级用户就归我们了,游戏嘛,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我第一次走进网吧,源于一位在北京读大学的高中学的一封来信。他在信中写的一串号码,说以后凭着这串号码就能在网上找到他,这串号码就是他的OICQ号。

不过这个事情没两天就露馅了。为啥?老师有天一进来,发现全都在打超级玛丽,不用说他都猜到怎么回事了。所以后来这个偷密码的办法就不顶用了,他每次来登超级用户都一定亲自打开一台没开的电脑自己操作。

于是,我就拿着这串神秘的号码走进了学校附近一个不足20平米的网吧。拉开玻璃移门,过道的左右两侧靠墙摆着10台电脑,老板说自己是和我一所大学的校友,毕业两年。得知我的来意后,就手把手地教我如何申请一个属于自己的OICQ账号,如何添加好友,以及如何找人聊天等等。

不过嘛,超级用户这个东西,我们还是有其它办法弄到的,举个例子,就是稍微扯得远了点。后来我们发展到专门练习了一个看手猜密码的本事。就是把手上敲密码的动作都记下来,搞专项练习,看手的动作,记忆键盘上敲的内容。一般能练到记上十来二十个字母不出错的程度,对于密码来说,绝对够用了。这本事我不知道别人谁练成没有,我的基本上算是凑合着可以用了。这个套方法在心理上绝对是够震撼的,所以到后来,所有人敲密码都成这样了:把手和键盘推回到键盘抽屉里面去,然后才输入密码。我呢,就专门把指法敲错几个,这样就算给人看去了,也弄不对。从此我也就养成了现在若干键用错误的指法输入的习惯。后来我还尝试着看手腕动作猜击键来应对把手藏桌子底下的方法,只是这个没成功,不过也不妨碍我拿这套不存在的神迹去招摇撞骗,搞的大家人心惶惶,从此谁都不当着别人面敲密码了。现在我还有这个习惯,看见别人要输密码了,赶紧把头转开,都成习惯性礼节了。

自那以后,我的大学生活才算真正触网。随着OICQ的普及,同学之间的联络方式也由线下的书信往来,变成了线上的即时聊天。再后来,随着好友量的增加,又有了群聊的功能,于是出现了大学校友群,高中校友群,初中校友群,甚至小学校友群。这极大满足了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对于沟通便捷性、娱乐性的心理需求。

不过说回来,这种技术,久了不练自然就荒废了,现在即使看见了,也反应不出来别人敲的是什么了。不管怎么说,反正自从我们弄到超级用户之后,那个机房就隔三差五的瘫痪了。搞的我们老师最后都没脾气了,等有了windows机房都懒得管这个NetWare机房了,让我们爱怎么整怎么整吧。

在这些看似习以为常的功能背后,其实离不开腾讯在产品开发过程中一直坚持的理念——小步快跑,迭代试错

还说回那个偷密码的程序,自从搞到超级用户之后,我就没管过它的。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它来,跑去看看都偷到了哪些。结果发现那就是个韭菜地,长了那一大茬丰收的果实,连我自己的密码都在里面,中招的人真不少。后来那些人弄QQ盗号、联众盗号的时候,我看了看就没兴趣了,都是炒冷饭了。不过现在想回来,反倒是这个事情帮我打了剂预防针,没让我后来往歪道上走。

大家都知道,OICQ是模仿国外一款即时通讯软件ICQ。但是,腾讯并没有停留在产品的简单复制层面,而是在很多个不起眼的细微之处进行微创新,进而一步步迭代,一旦取得市场认可后,就加速前进,把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再后来,慢慢我们就开始上公网了。我慢慢发现街上一点点出现了不少网吧。我觉得挺新鲜,街上的机房我是去过的,里面大多数人都在练五笔。但是网吧给我的感觉是怎么这些人在里头都不练五笔呢? 终于有一回我决定去探个究竟。然后进去了,又是热情好客的小哥和邻座兄弟的耐心指点,给我上了个联众跟人下棋。哎,我才发现,这个东西比我自己在学校机房弄的那个游戏棒多了。然后我就慢慢玩上瘾了。

这里我不妨列举几条OICQ相比于ICQ更胜一筹的创新之处,从中你也不难发现当时产品开发的灵感源泉:

接着又是人家教OICQ怎么玩。这个OICQ现在恐怕知道的人不多,它原本是抄的国外的一款叫ICQ的。ICQ呢,起名字用的是I seek you的谐音,就是个网络寻呼机,当时的叫法。OICQ呢,就是中国山寨版的ICQ。其实当时有很多个山寨ICQ的,不过除了这个其它我都记不得了。后来人家跟OICQ打官司,它才改了现在的名字,改叫QQ。再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我刚刚上网的时候,申请的第一个QQ号,大概是个六七位的,不过出了网吧就忘了,现在想想真怪可惜的。不过这事搁谁谁都恐怕是这样,第一个QQ号绝对忘掉。还有后来我让胖墩帮我申请的第一个电子邮箱,一样也都是忘掉了。等渐渐用的多了,才知道,哦这个号是我的,可不能忘了。

1. 把用户内容和好友列表从客户端搬到后台服务器上

QQ早几年的时候,有阵时间还跟126这些寻呼台搞合作,我有会在胖墩家玩久了,赖他家吃晚饭,还是用QQ给我爸的寻呼机上发的消息呢。不过这个基本上是副业,QQ的主业和现在差不多,就是网上聊天。跟谁聊其实真的搞不清楚的,反正是男生找女生、女生找男生。不过网络是虚化的现实,当时一句话确实很流行,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说的就是这个事。我有会觉得一女生挺聊得来,然后相互约了见面,结果我找去那家网吧看到她时,她也不知道说啥好,两人大眼小眼一瞪,没劲,然后就拜拜相互拉黑了,典型的见光死。后来有会我在聊天室里又聊了一个女生,觉得挺好的。然后她有天跑我们高中来了,她还说看见我了,还跟我说我她那天穿个绿色的裙子。搞的我后悔死了说你干嘛不叫我。直到大学毕业了看到她照片越来越漂亮,我是越来越后悔那天没见到她。不过说回来,也许真的见了面,没准又是个见光死,还不如留下点这样的遗憾的好。

这一条的灵感来源于马化腾在内部技术讨论会时提出的一个不起眼的问题:

不过呢,我现在也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个人嘛,真的是越过越抽。抽是我们那的说法,说完整了就是抽水、缩水的意思。就是说原本情绪丰富、喜好结交新朋友的,年纪慢慢大了,真的就渐渐没这股劲了。刚上网那会,管他三七二十一,随便找个QQ号就能聊上几个钟头,现在让我回忆回忆,都想不起来哪来那么多废话在那胡扯了。现在我的QQ也好、微信也好,宁静致远是一贯的宗旨,谁要是没完没了的发动态,我保准把他拉黑。确实是年纪大了。

我们的用户会在哪里上网?

网络刚普及的时候,网费是超级贵的,当时的网吧大概是三块钱一个钟头,如果家里上网搞不好要到四块多钱,还是拨号线路,56Kbps,巨慢。所以不管家里有网没网的,都是跑网吧去上网。而且当时开网吧也是个当年开出租的情况,一开始政府没管,谁都可以开。我高中一个喜欢的女生家里就开了个网吧。暑假的时候我跑去她那里玩,她还领我去上她们网吧去玩。就是个小门面,放了几个电脑。我记得清楚地是,每个座位上贴了张纸,说上网一小时三块,下载一兆四块。我当时就在想,怎么去给人家算下载量收钱呢。那会大部分网吧都是没管理系统的,就靠看店的小哥看表算账的,更没我说的现在那种无盘集群。结果那会儿还背运,玩两下还把电脑玩蓝屏了,搞得我以后再不敢去她家网吧玩,糗到家了。

由于当时美国的家用电脑普及率要远高于中国,所以ICQ将用户内容和好友列表存储在软件客户端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当时中国,网民可用的上网资源还是主要集中在单位和网吧,一旦个人信息存储在客户端将带来极大不方便,甚至诸多的安全隐患,这将大大影响一款软件的用户体验。

OICQ的这一优化,正好适应当时中国的上网环境。

2. 软件体积远小于ICQ

灵感来源:当时中国的网络环境还是原始的窄带网,还没有综合业务数字网(ISDN),网速很慢,下载一个5M的ICQ需要半小时。而OICQ的的软件体积只有220K,几分钟就能下载完。

OICQ的这一优化,对于软件的大范围普及可谓功不可没。

3. 网络协议采用UDP技术

灵感来源:当时主流的的网络协议有两种技术可供选择,一种是UDP协议( User Datagram Protocol,用户数据报协议)技术。另一种是TCP协议(Transmission Control Protocol,传输控制协议)技术。前者劣势是开发难度高,优势是能节约服务器的成本,实现单台服务器支持多个客户端。这对于当年处于初创期资金捉襟见肘的腾讯来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4. 允许添加在线陌生人为好友

灵感来源:ICQ只能与在线好友聊天,而且只能按用户提供的信息精确寻找好友。OICQ不但具备离线消息功能,还允许直接添加当时在线的陌生网友为“好友”。从此,网吧成为了年轻人又一约会的场所。

OICQ的这一优化,极大扩展了它的社交功能。

5. OICQ有个性化头像选择

灵感来源:ICQ的用户头像是一朵花,非常单一,在线显示绿色,离线显示灰色。OICQ的头像引入很多经典卡通形象,它使得网上一个个虚拟人物具有了身份标签。

OICQ的这一优化,满足了年轻人追求个性,营造独占感的心理诉求。

以上的每一小步改进都是以用户体验为首要出发点,进而关注产品开发中与之相关的每一个细节,通过对细枝末节的技术改进来打磨出市场真正认可的产品。

这就是马化腾七种武器之一的——试错迭代策略

腾讯公司成立于1998年11月11日,而OICQ的第一个版本是问世于1999年2月10日,在后来10年中,先后迭代更新了100多个版本。今年已经是腾讯成立的第20个年头,这只胖乎乎小企鹅还在不断地自我迭代。

书中有一句话,我看完后觉得深以为然,在此引用作为本篇的结语,与君共勉:

撬动“阿基米德杠杆”的那个支点是用户体验

本文由必赢的网址登录发布于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它们不仅仅融入了Tencent的产品开采观念中,需求

关键词:

上一篇:外人写的代码,编制程序方面包车型地铁电子书

下一篇:没有了